欢乐斗地主刷豆器|欢乐斗地主变牌
所在位置:首頁 > 退思堂 > 案件披露 > 正文

“只贏不輸”的賭局輸掉人生

作者:何旭 王清青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摘要:今天不是你約就是他約,明天不是他約就是你約。企業老板盯準馮軍“軟肋”,不斷投其所好;馮軍自恃手中權力,甘愿沉浸在“贏家”的歡樂中,大肆斂財。

圖為馮軍經常和商人老板打麻將的酒店包間。張燕麗 攝
  2019年2月2日,農歷臘月二十八,正是辭舊迎新之際。正當人們以歡樂喜悅的心情等待新春佳節到來之時,四川省綿竹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主任馮軍卻接到了兩份沉甸甸的“處分決定書”。
  “決定給予馮軍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德陽市紀委監委審理室的干部話音一落,馮軍的眼眶瞬間濕潤了。“我知錯、認錯、悔錯,我深知自己‘賭博斂財’的行為對黨的形象造成極壞影響,都是我沒能經受住金錢物質的引誘,沒擋住商人老板的‘圍獵’,沒守住‘紅線’‘底線’才走到今天違紀違法的地步……”然而,悔之晚矣。
  小麻將玩法翻新
  “假賭博”收受禮金

  馮軍從小接受傳統教育,走上工作崗位后,一直埋頭苦干、兢兢業業,從鄉鎮黨委書記到縣交通局長,又從縣政府副市長到縣委副書記,最后成長為綿竹市屈指可數的正縣級領導干部之一。
  馮軍愛好并不多,集郵、看電視、打打小麻將,平日除了工作就是陪家人。在外人看來,馮軍工作上是個“能人”,生活中是個回歸家庭的“好男人”。
  起初,馮軍的小麻將確實“小”,不過是節假日里和親戚的打牌娛樂,相互之間討個彩頭,或是和老朋友一起放松交流,輸贏都不大。
  2009年7月,馮軍擔任綿竹市委常委、副市長,分管交通、國土、工業等工作,長期與工程項目打交道,和企業商人接觸頻繁。在各種工作應酬之中,馮軍的“小麻將”開始有了新“玩法”。
  “老板約我打牌,不會和我的牌,還故意告訴我他要和什么牌,于是我就不會輸,每場都是贏家,贏錢的感覺真是其樂無窮。”馮軍坦言,和他打牌的老板們大部分是多年朋友,了解他酷愛麻將,便通過這種方式送禮金,目的是和他搞好關系,渴求來日關照。2010年至2015年,馮軍和綿竹某運輸公司董事長劉某一年要打20多次麻將,每年劉某都故意輸給他10多萬元,6年累計60余萬元。
  據辦案人員介紹,2009年至2018年,馮軍以打麻將“假賭博”方式違規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金200余萬元。
  耍伎倆大肆斂財
  “鋪底錢”照單全收

  今天不是你約就是他約,明天不是他約就是你約。企業老板盯準馮軍“軟肋”,不斷投其所好;馮軍自恃手中權力,甘愿沉浸在“贏家”的歡樂中,大肆斂財。
  2009年至2012年前后,和馮軍有著20年老交情的某磷礦老板游某找到馮軍,請其幫助協調3個礦井的采礦權和幫助辦理某磷化工有限公司的土地證,幾次三番邀請馮軍吃飯、打麻將。牌局要么設在酒店、茶樓,要么在游某公司內部,每次都是100元起翻,一晚上下來,馮軍就能贏上好幾萬元。更讓人瞠目的是,馮軍在打麻將的過程中,偷牌、換牌、看牌,小動作百出,而游某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其“耍花樣”,讓他做一個徹頭徹尾的“大贏家”。幾年之間,馮軍通過打麻將的方式收受游某現金達100萬元。
  某些商人老板跟馮軍打麻將還會提前“鋪底”。2010年,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范某想在煤礦恢復生產、爭取貸款貼息等方面請求馮軍的幫助,千方百計和馮軍拉攏關系,經常找各種借口請他吃飯,飯后安排打麻將。因范某不會打麻將,所以每次都約人給馮軍湊牌局,并事先將“鋪底錢”裝進信封單獨塞給馮軍,一次1萬元或2萬元現金。幾年時間里,范某給馮軍“鋪底”達20余次,金額達30余萬元。
  經查,2007年至2018年,馮軍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20余人所送現金1000余萬元,其中以賭博形式收受現金396萬元,以“鋪底”名義收受現金58萬元。
  善偽裝蔑視紀法
  “贏小錢”輸掉人生

  在馮軍留置期間,他曾向辦案人員自述,對于自己打麻將贏錢的行為,他以為頂多是違紀,全然不知這種行為是賭博、是受賄犯罪,要是知道,他早就不干了。
  “馮軍的言辭一方面說明他對紀律毫無敬畏之心,知紀違紀。另一方面,作為綿竹市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主任的馮軍理應按照人大工作職責保障憲法和法律在當地的執行和實施,依法行使監督權。馮軍應該是最懂法的人,卻說自己不知法,可見是在掩耳盜鈴。”辦案人員表示。
  “偽裝”也是馮軍違紀違法行為的特點。辦案人員發現,人們眼中“和善、顧家、勤快”的馮軍,在牌桌上卻表現得油滑貪婪。當面具被揭開,展現出的是他長達10多年貪得無厭、瘋狂斂財的賭博行徑,可見其偽裝巧妙、隱藏極深。
  逐利的雙眼讓馮軍“親”“清”不分,小到企業老板拜年拜節的紅包,大到老板們以“假賭”形式所送的巨額賄賂,他都來者不拒。在馮軍任職期間,工程項目、土地出讓、財政資金等屢屢落入“馮氏人馬”之手,導致當地部分商人攫取暴利,經營秩序混亂,敗壞一方風氣。
  通過麻將斂財還不夠,馮軍又從打麻將贏來的錢中拿出幾百萬元以“借”的名義交給一位朋友老板,美其名曰幫其周轉資金。他的實質目的一是希望“錢生錢”,再賺一筆;二是趁機掩飾自己名下資產,躲避組織審查。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因市場不景氣、經營不善,這筆錢也打了水漂,一“借”不復返。
  “現在想來,這些思想和行為都是黨性修養缺失、黨紀法規意識淡薄的表現,理想信念滑坡,宗旨意識弱化最終導致我貪圖享受、脫離群眾、不拘小節、由小變大、來者不拒,從違反紀律發展到觸犯法律。”馮軍在懺悔書中寫道。
  2019年1月20日,經德陽市紀委監委研究并報市委批準,馮軍被給予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
  第八十八條 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品、禮金、消費卡和有價證券、股權、其他金融產品等財物,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收受其他明顯超出正常禮尚往來的財物的,依照前款規定處理。(本報記者 何旭 通訊員 王清青)
 
內心膨脹 權力失控——云南德宏州人大常委會原主任余麻約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百色市電化教育與教學儀器站原站長黃尚英違紀違法案件警示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頂部^
欢乐斗地主刷豆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