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斗地主刷豆器|欢乐斗地主变牌
所在位置:首頁 > 退思堂 > 案件披露 > 正文

上林縣扶貧辦原主任王勝違紀違法案件警示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摘要:“利欲熏心心漸黑”,這用在上林縣扶貧辦原主任王勝身上十分貼切。王勝歷任上林縣扶貧辦主任、上林縣二輕聯社主任、政協上林縣第八屆委員會委員等職務,也算是中年得志。原本仕途一片光明的他,卻因經受不住利益的誘惑,收受他人財物,最終落了個鋃鐺入獄的下場。

  清代小說家李汝珍在其著作《鏡花緣》中有言:“錢為世人養命之源,乃人人所愛之物;故凡進此陣內,為其蠱惑,若稍操持不定,利欲熏心,無不心蕩神迷,因而失據。”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若被貪財圖利的欲望迷住了心竅,就容易墜入墮落的深淵。

  “利欲熏心心漸黑”,這用在上林縣扶貧辦原主任王勝身上十分貼切。王勝歷任上林縣扶貧辦主任、上林縣二輕聯社主任、政協上林縣第八屆委員會委員等職務,也算是中年得志。原本仕途一片光明的他,卻因經受不住利益的誘惑,收受他人財物,最終落了個鋃鐺入獄的下場。

  初始拒腐防變質 剛正不阿退賄款

  王勝于1991年參加工作,在二十年的工作過程中,他能做到扎扎實實工作、清清白白做人,在職責范圍內正確行使權力,不濫用職權,不以權謀私。然而,這種正直無私的形象在他任上林縣扶貧辦主任之后便蕩然無存。

  2011年5月,王勝調任上林縣扶貧開發辦公室主任,負責扶貧工程發包到最終驗收的各項工作。扶貧辦主任在扶貧工程中,主要的權力職責有兩項:一是扶貧工程項目的最終決定權,二是扶貧工程款的最終審批權。扶貧辦主任手中的權力被許多人盯著,王勝自然也不例外。

  就在王勝到任一個多月后,一個名叫李恒成的人走進了王勝的辦公室。李恒成何許人也?他原是上林縣市政建設公司的職員,2003年辭職,自己承包工程項目,成為個體包工頭。2011年初,李恒成打聽到縣里有一批扶貧道路項目工程指標。到了5月,在王勝調任上林縣扶貧辦主任之后,他就利用各種機會主動接近王勝,其目的就是為了和王勝搞好關系,以便項目招標時可以拿到其中一些項目來做。2011年6月的一天,李恒成主動來到王勝的辦公室,這是兩人的第一次會面。李恒成直截了當地說,他是上林縣鵬程農業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做上林縣扶貧項目的工頭,希望王勝在今后的工程項目招標和建設中給予關照。王勝聽了之后皺了皺眉頭,說:“只要是符合投標資格的公司,都可以參加競標,一切都是按程序走。”這李恒成當然知道,但是上林縣有很多包工頭也想做扶貧工程,相互之間競爭很激烈,要是走正規的渠道,他能拿到扶貧項目的概率就很小。李恒成明白,只有借王勝之力,他才能順利拿下扶貧項目。隨后,李恒成從包里拿出一包用黑色塑料袋裝著的東西,放在王勝的辦公桌上便轉身離開。

  王勝憑著直覺,揣測這黑色塑料袋里裝的是錢,他想:“李恒成肯定是想攬扶貧項目而用金錢來賄賂我,一定得盡快把這東西還給李恒成,免得今后惹上不必要的麻煩。”王勝連看都沒多看,馬上將黑色塑料袋整個裝進一個大的牛皮紙袋,用訂書機訂好封口,隨后叫來司機,叮囑司機親自將這包東西交給李恒成且不能拆看。司機立馬開車到李恒成的家中,將東西原封不動地交給李恒成,隨后回到辦公室告訴王勝東西已退還。王勝以為此事就此告一段落,殊不知,這才是李恒成“糖衣炮彈”的開始。

  物欲誘惑漸松懈 思想防線終潰敗

  扶貧辦主任手中掌握著扶貧工程項目的最終審批權,李恒成深知王勝角色的重要性,他明白,只有“侍奉”好王勝,才能獲得上林縣新的扶貧項目,才能盡快拿到扶貧工程款。雖然遭遇了王勝的一次“黑臉”,但這并沒有打退李恒成討好王勝的熱情,他相信“金”誠所至,“金石”為開。

  李恒成之前一直幫上林縣扶貧辦做扶貧道路項目工程,和扶貧辦工作人員接觸較多。他利用去扶貧辦辦事的機會與王勝接觸,一有機會就請王勝吃飯,慢慢地兩人便熟絡起來。

  而另一方面,王勝也在私下了解李恒成的情況。據王勝所知,自2007年,李恒成就開始做上林縣扶貧辦的工程項目,他和上林縣扶貧辦上一任主任周德剛、副主任韋振旗的關系都很好。在王勝看來,既然周德剛、韋振旗等人和李恒成走得這么近,自己和李恒成接觸也許也并無大礙。然而王勝所不知的是,李恒成和周德剛、韋振旗的“鐵”關系其實是靠金錢維系的。王勝對自己思想防線的松懈,使他掉進了李恒成的“蜜糖罐”之中。

  不久,上林縣的扶貧項目開始招標。為了爭取新的扶貧項目,李恒成慷慨解囊,他直白地向王勝承諾,只要能幫他拿到扶貧項目的承包權,他必有重謝。王勝聽后笑了笑,說:“不必談這個,能幫的我肯定會幫,等我消息吧!”

  李恒成開辦的鵬程農業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主要是做農業產業的,其實并沒有道路工程的施工資質,他全是通過掛靠有資質的建筑公司名頭來做扶貧工程,而實際上,工程項目的建設仍由他負責,工程款也是撥付給他。對于李恒成的這個情況,王勝是清楚的,但利益的誘惑驅使他丟棄底線,濫用職權幫助他人謀取利益。由于這些扶貧工程需要走招投標程序,王勝一方面讓李恒成找幾家公司去圍標,另一方面則通過自己職務上的便利暗箱操作。

  李恒成更沒閑著,他四處奔走積極為自己公司的競標做準備。他按照王勝的指示找到公司圍標,加上王勝利用職務便利做了“工作”,最終李恒成全部拿下上林縣澄泰東紅水泥路、金蓮湖水泥路、上水源水泥路等7個工程的承包權,造價共計470余萬元。之后,李恒成也收到了扶貧辦的預撥款120多萬元,成為此次扶貧工程競標的最大贏家。

  為了感謝王勝在扶貧項目工作、工程款的結算撥付等方面給予照顧,2012年4月的一天,李恒成帶著10萬元現金來到了王勝的辦公室。“王主任,這段時間感謝您對我的關照,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說罷,李恒成便把事先準備好用黑色塑料袋包裝的現金放在辦公桌上,王勝推辭了一番,最終還是收下了這筆錢。待李恒成離開后,王勝打開一看,里面共裝了10捆人民幣,每捆1萬元,整整10萬元。

  慷慨之義墊租金 實為惶恐退贓款

  這么多現金放在哪里比較安全呢?王勝戰戰兢兢,他想,辦公室每天進進出出的人那么多,如果放在辦公室的話會容易被發現,還是放在自己家中比較妥當。當天,他就將這筆錢帶回家,塞進臥室的衣柜中,整個過程連家人都不知曉。

  自從收了李恒成的第一筆“感謝費”,王勝感到坐立不安。雖然他覺得自己為李恒成爭取了那么多項目,拿李恒成的這點“感謝費”也是情有可原,但他仍然心有余悸,總擔心有一天會東窗事發。王勝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將這10萬元原封不動地還給李恒成。

  王勝給李恒成打電話,讓其前來取回10萬元現金。李恒成說他在外地出差,等他回來后再聯系。于是,王勝又等了幾天,但一直沒等到李恒成的電話。隨后,王勝多次給李恒成打電話,但李恒成總以各種理由推托不來拿錢。這下王勝著急了,他明白,退錢的時間拖得越長對自己越不利。他也有想過向組織說明情況并把這筆錢上交給紀委,可是他害怕上級組織及紀委知道此事,會對自己的政治生涯造成負面影響。

  就在王勝發愁該如何退還這筆錢時,一個絕好的時機出現了。

  2012年初李恒成以香果人家公司為名,在上林縣鎮圩鄉排紅村排邑莊種植百香果200多畝。由于李恒成只是想套取扶貧資金而無心管理,他總以資金不足為由,對百香果基地不加管理,致使百香果種苗長勢很差,而且農民的10萬元土地承包金也不給予兌現。當時,農民的意見很大,縣領導對這個問題也十分重視,多次找王勝談話,要求王勝盡快催促李恒成落實租金的事情。

  但是李恒成不愿意拿出錢來支付租金,而扶貧辦也無法提供資金解決。此時,王勝便產生了把李恒成之前送的10萬元拿給香果人家公司,來墊付農民租金的念頭。這樣一來,既可以把錢還給李恒成,又可以解決當下的困境,可謂一舉兩得。

  2012年5月30日上午,縣扶貧辦、鎮圩鄉政府、百香果基地實施單位出席協調會,共同商議解決百香果基地管理問題的辦法。會前,王勝從家中帶來了一直藏在衣柜中的10萬元,交給了扶貧辦副主任,跟他說明這是李恒成一個月前送給自己的錢,并讓副主任交給李恒成作為百香果土地租金兌現給農民。而當時李恒成誤以為這筆錢是扶貧辦借予的,他在會后便給扶貧辦寫了一張借據,而這張借據后來由副主任交到了王勝的手中。直到李恒成領到這筆錢的時候,王勝才說明這是之前送給他的10萬元,錢就算是退還給李恒成了。

  這下,王勝懸著的心才終于安定下來。

  貪念放縱再受賄?最終淪為階下囚

  王勝貪婪愛財,但是膽小怕事,這樣的性格使得他反復陷入想貪又不敢拿的糾結情緒之中。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特別是上次的“租金”風波,李恒成也漸漸摸清了王勝的脾性,他決定改變策略,來個“放長線釣大魚”。

  為了和王勝繼續搞好關系,李恒成可謂是煞費苦心,今天請客吃飯,明天送禮拜訪……他想利用小恩小惠漸漸“腐蝕”王勝,以便獲取更多的扶貧項目和資金。

  慢慢地,王勝放松了警惕。看著李恒成揮金如土的生活,王勝心動了。他想,自己為李恒成爭取了這么多的扶貧項目和扶貧資金,收李恒成的一點錢又算得了什么呢?要知道,沒有他王勝,李恒成根本拿不到項目。

  2012年11月的一天,王勝打電話給李恒成,說他老家要建新房,但資金不足,還差5萬元。李恒成聽出了王勝的話外之音,他連忙應答?:“放心,我會想辦法幫您籌錢的。”

  2012年12月12日,李恒成約王勝到他公司樓下見個面。王勝心領神會,便開著一輛越野車如約而至。李恒成上車后,遞給王勝一個黑色塑料袋,說這里是5萬元錢,感謝這段時間王勝對自己的關照。隨后,兩人相互寒暄了幾句,王勝便離開了。美其名曰為“借”,實際上是張口要錢,李恒成沒提還錢的事,王勝自然是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嘗到了一點甜頭之后,王勝更加積極地幫助李恒成爭取扶貧項目和資金。此時,他已徹底地忘記了自己的入黨誓言,開始利用手中的權力謀取不正當的利益。貪欲就如同決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2013年2月7日,王勝又收下了李恒成送上的2萬元“感謝費”……

  魚為誘餌而吞鉤,人為貪婪而落網。就在李恒成及扶貧辦上一任主任周德剛、副主任韋振旗紛紛落馬之際,王勝濫用職權、貪污、受賄的行徑也浮出了水面。

  經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王勝于2011年5月至2013年10月任上林縣扶貧辦主任期間,在扶貧辦道路工程發包及工程款撥付過程中,利用職務便利,三次收受李恒成送給的賄賂款共17萬元,并為李恒成謀取利益。

  2014年11月12日,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定,王勝受賄人民幣17萬元,決定以犯受賄罪,判處王勝有期徒刑10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并處沒收贓款7萬元人民幣。王勝不服,提起上訴。2015年8月28日,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終審裁定,認定2012年4月王勝收到李恒成送給的10萬元并于同年5月30日將該10萬元以支付農民土地租金的形式退還李恒成的事實,屬于受賄既遂,但原審量刑過重,改為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沒收贓款7萬元人民幣。

  【點評】

  高飛之鳥,亡于貪食?;深潭之魚,死于香餌。許多黨員領導干部都知道這個道理,但面對誘人的“香餌”時,有些人總是僥幸作怪,不顧潛在的危險,奮不顧身將其一口吞下。古往今來,貪婪讓不少官員身陷囹圄,后悔莫及。王勝就是這類人員的典型。

  王勝漠視黨的紀律和規矩,一次又一次地把黨紀國法拋在腦后,把人民賦予的權力當作獲取金錢利益的工具,最終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其教訓十分慘痛。“一失足成千古恨”,王勝沒能守住自己的思想防線,在政治上觸碰了“紅線”,在工作上畫上了“虛線”,在生活上跨越了“底線”,走上了違紀違法之歧途。

  王勝違紀違法的案件警示我們,每一位黨員領導干部必須拋棄僥幸心理,必須破除“看得破、忍不過”的人生魔咒。要始終把紀律和規矩挺在法律前面,立起來,嚴起來。廣大黨員干部要自覺守紀律、講規矩,無論做人還是做事,都要保持本色,堅定理想信念,嚴守紀律規矩,時刻做到心中有黨、心中有民,不在政治方向上走偏,這樣才能立足于世、行高于人、德惠于眾。否則,王勝式的悲劇難免會不斷重演。 (選自《廣西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典型案例警示錄》 作者:何 琳)


順藤摸瓜揪“內鬼”
內心膨脹 權力失控——云南德宏州人大常委會原主任余麻約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頂部^
欢乐斗地主刷豆器